第8章我不该不听你的

    见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许晴蓝都不知道是怎么走进的抢救室,所有一切都透着惨白。

    她站在床边,看着形如枯槁般的父亲,眼泪一颗颗滑落,唇动了动,艰难的挤出声音:“爸,是我,你的不孝女来看你了。”

    “君、君蚺。”

    许俊深气若柔丝,唇在动,声音根本听不清楚。

    “爸,你在说什么?”

    许晴蓝耳朵贴近,许俊深声音很轻很轻:“君蚺。”

    然后没了生息。

    “爸!”

    许晴蓝一把抱住许俊深:“爸,我求求你了,你别走,你醒醒,我求你了。”

    她来了。

    太晚了。

    晚到只能是最后一面,只能听到他呢喃出仇人的名字。

    “蓝蓝。”

    莫执琮紧紧抱住她:“你别这样,叔叔走了,你、你这样叔叔不安心。”

    “呜……”

    许晴蓝懂,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恨不得把自己活活掐死。

    早知道是这样。

    她怎么也会提前去见父亲,而不是拖到今天这一刻。

    “爸,对不起。”

    许晴蓝双脚一软跪在地上:“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非要嫁给君蚺,我……呜……对不起,我错了。”

    “蓝蓝,你别这样,你放心,我不会让叔叔死得不明不白,我会帮你查清楚的,如果真的是君蚺做的,我们就拿到证据报警抓他。”

    莫执琮义愤填膺。

    他虽然只是许晴蓝的邻居,却也是在许家照顾下长大,跟许晴蓝情同兄妹,绝对不可能对这种事坐视不管。

    许晴蓝没应他。

    她跪在那,已经陷入深深的悔恨之中,觉得就是自己害死了父亲。

    “叮铃铃……”

    手机**骤然响起。

    是管家打来的电话,许晴蓝捂着嘴,听着手机那头的声音:“许小姐,君爷说让你来看看小少爷,我把地址发给你了。”

    “妈咪,我终于说服爹地让你来看我咯,你开心不?”

    君星辰奶音透亮,在这充满着死亡氛围的抢救室里清晰入耳。

    “呜……”

    许晴蓝紧紧的捂着嘴,可呜咽声还是从手指缝里溢出。

    “妈咪,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