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已经不成人形

    “是君蚺。”

    许轻婻粉唇一张一合,说出的名字仿佛无形的利刃狠狠没入许晴蓝心上。

    “不、不可能。”

    许晴蓝摇头,身体却一软瘫坐地上。

    “反正地址都在里面,你自己去问叔叔吧,我还要产检,就不陪你了。”

    许轻婻转身离开,脸上掩盖不住的得意之色。

    整个世界一片静。

    许晴蓝泪眼朦胧的拿着照片,一张一张的翻过去。

    父亲被虐待得已经不成人形。

    身上都是伤,甚至连十厘米长的针直直刺入他的身体,他都没任何表情。

    “呜……”

    许晴蓝已经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星辰就躺在抢救室里,她一定第一时间奔去精神病院。

    “咔哒!”

    抢救室的门开了。

    许晴蓝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结果腿一软爬不起来,一把抱住医生的大腿:“医生,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他目前生命体征平稳,不过经过初步检查,我们发现他脑里有颗囊肿。”

    “什么?”

    许晴蓝瞪大了眼睛:“不、不可能的,他那么小怎么会?”

    “生病不分年龄大小,我们会再给他做个详细检查,你们做家属的要有心理准备,这个手术风险挺大,存活几率不足百分十。”

    医生面无表情的说着话,眼神却是飘着的,落向墙角那边。

    说要产检的许轻婻没走。

    笑眯眯的看着一切,仿佛躲在暗处的毒蛇,随时会扑过来狠咬一口。

    病房里。

    “妈咪。”

    君星辰已经醒了,小小手搭在许晴蓝手背上,眼汪汪的看着她:“你的脸还疼吗?爹地为什么打你?”

    “没事,我跟爹地闹着玩呢。”

    许晴蓝急忙抹去脸上的泪,探了探君星辰的额头:“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

    君星辰拍拍胸,露出甜甜的笑:“我是小小男子汉,才不怕摔那么一下,倒是妈咪,妈咪是女孩子,受不得疼的。”

    这话也太暖了。

    许晴蓝的鼻子一酸,忍不住一把抱紧君星辰,强忍着的泪再一次滑落。

    “哟,醒啦?”

    许轻婻来了,手里还拎着水果篮,笑嘻嘻的落坐在床边:“辰辰,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

    “我不想跟你讲话,你是个坏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