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贪生怕死的黑皇

    “陆师姐……那个年轻好看的店主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见陆无双那张白皙的俏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严肃,小女孩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随手书写的一幅书画内,就蕴藏着无穷剑道真意。

    这样的手笔不要说师傅他老人家,就是太玄圣地的圣主都只能望尘莫及。

    这样的人物不厉害,那什么样的人物才算厉害?

    小师妹真的太年幼了!

    “小师妹,你现在年纪尚小,等你长大了,修为晋升到更高的层次,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会明白师姐现在所说的。”

    陆无双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略显稚嫩的脸庞,叹气道:“咱们还是先回去,带几名小师弟去参加下一项考核。”

    小女孩愣了愣神,扭头朝杂货店的方向望了眼,转身和陆无双离开。

    ……

    陆无双和她师妹离开不久。

    叶长青实在有些郁闷,索性关上店门,提着自制的一个酒葫芦向小池镇唯一的酒肆行去。

    “叶先生,你来了啊。”

    才来到酒肆门口,身材臃肿,肥头大耳的魏掌柜提着衣襟疾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张红润肥胖的脸颊上饱含欣喜的笑容,看起来十分讨喜。

    叶长青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抬头温醇笑道:“魏掌柜,二楞他们都走了?”

    “走了,几个孩子都走了,而且那些仙家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二楞他们各个天赋异禀,将来必定会有所作为的。”

    魏掌柜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自顾自的与叶长青相对而坐,那双豆眼中闪过一缕精光,问道:“叶先生,今天你想要吃什么喝什么尽管开口,今天我请客。”

    叶长青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客气道:“还是老样子吧。”

    “小二,老样子!”

    魏掌柜回头招呼了一声,又扭头看着叶长青,笑道:“叶先生,你可真是学识渊博,你给咱们小池镇这帮小家伙起的大名那叫一个绝,尤其我家二楞,那几个太玄圣地的仙家听到魏忠贤这个名字当场就愣住了。”

    说到这里,魏掌柜不住地朗声大笑起来。

    叶长青皱了皱眉头,看着魏掌柜有些滑稽的样子,脸上的阴郁之色也随之消散了不少。

    魏忠贤。

    如果让魏掌柜知道这个名字跟某个太监,就是那种不能传宗接代的人是一样的名字。

    那又作何感想?

    估计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请他喝酒吃饭了,说不定拿起菜刀就要跟他拼命了。

    不过,话说回来。

    在地球的某个朝代,魏忠贤可是承载了一个皇朝的气运,绝对不能小觑。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

    叶长青感觉喝的差不多了,魏掌柜又叫小二给他满满灌了一葫芦当地特产的青蚁酒,起身准备和魏掌柜道别时。

    “叶先生,这条黑狗是不是你去年一直在找的那个?”

    一个浑厚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黑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