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不就是下棋,有这么难吗?

    被赶出来的叶长青,一脸的郁闷。

    一觉醒来,自己的床上怎么就多了一个美女。

    而且看样子也不像是觉醒了什么金手指。

    否则这个美女就不应该对他是凶巴巴的,甚至把他赶出来,而是满脸媚笑的叫他一声主人什么的。

    就在叶长青忍不住叹气时,无意中瞥到黑皇此刻的作态。

    难道是黑皇……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叶长青看着瞳孔熠熠,张着嘴巴的黑皇,很快就否决了他的这个念头。

    让他相信黑皇,他宁愿相信自己觉醒了什么金手指,宁愿相信自己有了灵根……

    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揉了揉眉心,叶长青到隔壁房间换了身干净的白色长袍,又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然后坐在石桌前独自一个人下棋。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叶长青收回心神,考虑白子如何落子破局时,这才注意到那名神秘女子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边,视线死死的盯在棋盘上。

    让人诧异的是,神秘女子脸色泛白,额头上青筋暴跳,眉宇间满是狰狞之色,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魔怔了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犯病了?

    就在这时,黑皇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当他看到神秘女子状若疯魔的气态,不禁瞳孔一缩,又瞄了眼有数百棋子的棋盘,不由得暗叫一声不好。

    “这个人族的小家伙不会是疯了吧,主人的棋局囊括无数大道和气运,不要说一个区区筑基的小家伙,就是化神或者洞虚境层次的强者都无法承受。”

    “吼!”

    稍作迟疑,黑皇不得以动用传承记忆中的某种秘法,对着神秘女子长啸一声。

    嘶!

    霎时,神秘女子神魂剧震,猛地从某种神秘的境界中抽离出了心神,不住地疯狂倒吸冷气。

    太恐怖了!

    如果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黑皇将她及时惊醒,说不定下一刻她就会魂飞魄散。

    神秘女子恍然回过神来,猛地扭头看向神情平静,俊秀清逸的叶长青,神情中登时充满了畏惧。

    这个青年到底是个什么人?

    只是一个棋局,其中为何蕴藏着如此可怕而诡异的力量。

    自己只是看了眼,就瞬间将心神吸了进去,而且差点就魂飞魄散。

    难道是……老祖宗所说的隐世大能?

    想到这里,燕冰心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瞬间冲到了天灵盖。

    要知道,之前她可是将这个青年从房屋内赶了出来。

    这时,叶长青抬头笑问道:“你也会下棋?”

    燕冰心见叶长青面露如沐春风的笑容,脑海中不禁想起老祖宗以前说的一句话,但凡那种隐世大能脾气都十分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