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红衣红棺

    此时,方家几个胆子大的后辈,咬咬牙后,走到棺材前头,接着纷纷用力往下推。

    “嘎吱,嘎吱——”

    木头的摩擦声,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还好现在是大白天,要是在晚上,还真没人敢开棺的。

    “嘶——”

    棺材板完全被推开时,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来。

    “啊!”

    方中凯更是惊恐的大叫一声:“是她,就是她,我每次噩梦就梦到的她。”

    只见棺材是一个已经开始腐烂的女尸,但是依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大概的模样,二十左右的年纪,身穿一身大红衣,柳眉杏眼,模样姣好。

    当刘扬看到这女人脖子上的紫色瘀痕时,心神一颤!

    红棺加红衣,煞气冲天,而且这个女人是被杀的,怨气加煞气,不成厉鬼也不行!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一具女尸,我父亲的尸骨呢!”方中凯心神欲裂的大吼道。

    陈老走过来,也是一阵心惊肉跳:“刘大师厉害,竟然真的如你所料,里面是一具女尸。”

    所有方家人面面相觑,心里直发毛。

    显而易见的是,有人偷偷开馆,将老家主的尸体给弄走,换了一具女尸。

    刘扬沉声道:“方家主,葬死人的棺材颜色是有讲究的。”

    “怎么说?”方中凯声音发抖的问道。

    当所有人竖起耳朵时,只听到刘扬缓缓说道:“寿终正寝的老人是喜丧,用的是红棺,夭折的幼儿或者未婚嫁的成年男女,用的是白棺,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已婚男女,要用未上漆的黄棺。”

    在古时候,还有黑棺和金棺,黑棺是战死沙场的将军用的,黑属玄水,一将功成万骨枯,死去的将军杀气过重,必须用黑棺镇煞气,否则必定诈尸,而金棺,王孙贵族才能用到。

    “红色属火,火更能激发怨气,所以枉死的、横死的、惨死的、冤死的人,是一定要忌用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刘扬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方家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女尸的脖颈处,看到掐痕之时,一股冷气直戳他们的脊椎骨!

    红衣加红棺,怨气滔天!

    “还好我们是白天开棺,要是晚上,她一定会出来的,”刘扬摇头一笑道。

    方家人听得是头皮发麻——

    这个世界竟然真的有鬼!

    此时,陈老小声道:“刘大师,老朽有一事不解。”

    刘扬微笑道:“请说!”

    陈老抱了抱拳:“这女人很明显是被他人杀害,即使埋在刘家的祖坟下,但是也与刘家无冤无仇,为何要报复我们刘家人。”

    “这也是我准备要说的,”刘扬说完一跃而下,站在了棺材旁,正色道:“因为女人的头顶有一根镇魂钉,她的冤魂无法离开,怨气无法发泄之下,所以只能报复到你们刘家人的头上,方中凯作为家主,首当其冲。”

    “镇魂钉?”

    所有方家人脸色一白。

    镇魂钉是镇物的一种,镇压妖邪之用。

    而能够下镇物的人,必然是修道者。

    方中凯心惊胆战的问道:“刘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一个小小的镇魂钉而已,拔了便是,”刘扬轻描淡写的一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