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天生不凡

    正当孙怡想要跪下来的时候,刘扬一把拉住她:“妈,别给她下跪。”

    “我不能因为我,害了这保安丢掉工作。”

    孙怡说着,掰开刘扬的手,双膝下跪,跪在了王晓丽的面前。

    刹那间,刘扬的眼泪夺眶而出,身体在哆嗦,入赘叶家一年,即使受尽羞辱,但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绝望、屈辱过。

    今日之耻,他日我必定十倍奉还!

    刘扬紧握着拳头,心里在暗暗发誓。

    “赶紧滚吧,看到你,我就觉得恶心,”王晓丽又是对着孙怡一阵数落。

    孙怡眼中也满是泪水,她踉跄的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木盒放在刘扬手中,小声道:“这是你爷爷让我交给你的,晚上过了0点,身边没有人的情况下再打开,切记!”

    爷爷——

    刘扬心头一震。

    在刘扬有些震惊的时候,孙怡深深的看了一眼儿子后,走到门外,轻轻的关上了门。

    “把地给我拖了,然后把厕所的马桶刷了再去睡觉!”

    “废物!”

    王晓丽骂了刘扬一句,这才回房间睡觉去了。

    夜色越来越深,刘扬一个人靠在床头上呆坐着,看着墙壁上的挂钟,一秒一秒的走着。

    终于,当分针和时针都指向12的时候,刘扬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小木盒。

    在此之前,刘扬把玩了一下小木盒,木盒上刻满了奇奇怪怪的符文,并且还有一张符箓将其封口。

    这一刻,刘扬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了。

    刘扬的手在微微颤抖,将符箓撕下,打开小木盒,突然,一道金光从盒子**出,没入到刘扬的眉心之中。

    瞬间,刘扬昏厥了过去。

    “刘扬,当你打开这个木盒的时候,证明你已经平安无事的度过了你的第二个本命年,这些年你受苦了。”

    脑海里传来爷爷的声音,昏睡中的刘扬,两滴眼泪划过面颊。

    “现在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在你刚刚出生的时候,紫气东来,百鸟朝鸣,天生异象,你一生下来,注定不凡。”

    “也许是因为这一点,招来嫉恨,有人在医院将你母亲的胎盘偷走,以此为咒,在我们刘家的祖坟下了镇物,要我们刘家断子绝孙,所以打小你出生,便是阴气缠身,恶鬼袭扰,而你的父亲在你第一个本命年的时候,暴毙而亡,所以在你下一个本命年到来之时,我让你入赘到叶家!”

    所谓入赘,自然是指抛弃刘家继承人的身份,这样一来,不是刘家子孙的刘扬可以逃过这一劫。

    但是镇物上有刘扬的血,这样的血咒改变命格后,让他三火皆虚,容易引脏东西盯上。

    所以,其实刘扬并非是从小身体不好,而是因为被百鬼侵扰,经常发高烧。

    刘扬记忆最深的一次是,他小时候顽皮,没有听爷爷的嘱咐,跑到河边去玩,他突然感觉被人拽着衣服,往河里拖,要不是他爷爷及时出现,他已经被淹死了。

    可怕的是,那时候还是大白天——

    晚上不能出门,不能照镜子,不能看窗户,不能洗澡,不能走在河边,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不能关灯——

    这一切的一切,让刘扬必须活的小心翼翼,活的卑微如蝼蚁。

    有很多次,刘扬都是恨不得一死了之。

    此刻,当刘扬知道,他刘家的衰败,他父亲的死,他活的如此苟且,全都是因为被人暗害,他心中的怒火在燃烧,越烧越旺。

    我一定要这个人,血债血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