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恐怕是伤的不轻

    看样子直到现在人还没有醒过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打的原因,还是在睡觉。不过根据原主的记忆,这孩子之前恐怕是伤的不轻。

    亦瑾现在好像是出去了,所以她现在算是连个问话的人都没有。

    你说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对这样一个孩子下手这么重呢?对于这点林钰希还真是不知道,可是当她好不容易借着外面的光线看清楚了床上的孩子时,却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个男孩儿没错,可是那孩子现在浑身上下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不说,有些地方还渗着血渍!可见下手有多狠,一只眼睛甚至都看不见任何痕迹了,整个都肿成一块儿紫色的淤血泡。而当林雨汐缓缓的伸手将那孩子腹部的衣服给扒开时,才惊愕的发现这孩子的一条肋骨好像也被打的凸起的样子……

    心口那处猛的一颤!原主当初这到底是下了多重的手啊?不管再怎么样,怎么就能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那么重的手呢?这原来的林钰希还真不是个人!

    兴许是这具身体还有些虚弱的原因,又加上眼前这样一副令人发指的场景,林钰希顿时便觉得有些腿脚发软;她想要去伸手摸摸那孩子的小脸,手掌却是怎么都抬不起来了。

    “妻主!!”

    就在这时,从生后忽然又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嗓音,而就在林钰希将头给扭过去之后,才发现那个人是亦瑾。

    他这会儿看起来脸上的神情布满了惊恐和不安的情绪,就那么站在门口,像是害怕下一秒钟林钰希就会对床上这孩子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如果是换做从前的原主,兴许她真的会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吧?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她林钰希!所以又怎么可能会那样做呢?

    “你误会了,我刚才没有想要伤害他亦瑾,我只是无意间走进这间屋子的。”

    眼前的男人,是那样瘦弱,用丝毫不夸张的话来讲,仿佛一阵风吹过就能将他给带走;这么些年来,自从嫁给了原主为夫,他几乎都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好日子,那张曾经明艳动人的脸颊,如今也只剩下无奈的枯黄而已。

    内心的某一处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抽痛,这并不是属于自己的情感,相反更多的则是疼惜和愧疚。可笑!那么这又会是原主的情感吗?或者她还没有死透,所以对自己生前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了吗?

    这个问题刚刚一从脑海中冒出来,便立刻被林钰希给打断了,那是个不折不扣的**,所以又怎么可能会感到抱歉呢?

    “亦瑾你就相信我吧!我真的没有想要伤害小黎,我……我知道我从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我现在也知道错了亦瑾!我刚才真的只是无意间闯入这间屋子。”

    明明是个男人,却突然哭了起来,这倒是让林钰希感到挺诧异的,到底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所以说出口的话就自然听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了。

    之后亦瑾没有回答林钰希的问题,而是快速跑向床边,然后又重新帮那孩子盖好了被子,豆大的泪珠就那样滴落在了孩子额头上;这样的亦瑾,竟让林钰希看来眼里,心口又再一次的被狠狠扯痛了!

    她感到有些呼吸困难,如果不是及时抓住了旁边的桌子,大概就会摔倒在地上吧?

    气氛突然间变得有些凝重起来,或许这就是跟二十一世纪的母爱一样吧?不然当初一向软弱的亦瑾,又怎么可能失手将原主给推向山坡下呢?

    “他的情况现在不怎么好,一直不醒的话,我看还是得找医……哦不是大夫来看看才行的。”那样的伤势,一时半会儿是很难好起来,所以她才不禁感到有些担忧了起来。

    亦瑾有些颤抖的望向林钰希,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目光瞬间便有些胆怯了起来,看向林钰希的眼神也好像是看见了鬼一样!因为今天的妻主实在是太反常了,从前不要说是对他跟孩子说声软话了,凡是不顺她意,便要动辄打骂他和小黎,现在却说要找大夫过来?

    “我们家里已经没有钱给这孩子找大夫过来了妻主……”他的眼中仍带着绝望的泪水,似乎在很久之前,他便已经想明白了吧?这孩子从生下来就一直跟着自己受苦受累,死了也或许可以解脱了吧?

    男人眼中的释然跟绝望,林钰希又怎么可能看不懂呢?脑中回想着从前原主曾犯下的暴行,甚至连她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那就先把孩子抱进咱们的屋子吧,这件屋子不保暖,而且还很潮湿,根本不适合养伤。”这孩子现在情况很糟糕,所以她还是想要去挽救一下的,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

    “可……可以吗妻主?”似乎是没有想到林钰希会这么说,亦瑾又一瞬间甚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望着他湿润的眼眸,有些话突然就噎在喉咙里面说不出口来了,从她醒来也不过两个小时左右吧?而且在古代是最忌讳鬼神之说的;尽管这个男人的性子足够柔弱,但如果他从自己身上发现了什么跟从前大不一样的地方,然后将自己认定成什么孤魂野鬼,那她岂不是会被外面的人给烧死吗?

    一想到这里,林钰希还是决定有些事情得慢慢来的比较好,至少不能让自己给对方的感觉太突兀。

    接着,她不顾对方惊愕的眼神,便一把将床上的孩子给轻轻的抱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的走出这间屋子;此时外面的天色也已经不早了,真不知道如果她不管这孩子的话,等到了深夜那该有多冷。

    亦瑾也吓坏了,但还是凭借着本能快速的跟了上去,哪怕他走路来都已经是哆哆嗦嗦的。

    “我……我必须得给你坦白一件事情的亦瑾。”将孩子轻轻的安顿在比较舒适点的床上之后,林钰希这才又扭头望向身后的男人。

    其实说是舒适,屋里的这张床上的被褥也不过是比着那间屋子的稍微厚一点儿吧?

    小说《家养小夫郎:穿到女尊来种田》 第3章 恐怕是伤的不轻 试读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