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发飙

    虽然说他这么干容易挨揍啊,不过眼下的这种情况卡立德还不至于冲上来和他玩命。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林寒还是将战场交给了宁冷,到也不是害怕对方找上门来,而是装完了就跑不要太刺激。

    果然卡立德差点将牙都咬碎了,若不是阿普杜拉及时的阻止了他,恐怕他还真有可能去找林寒的麻烦了。

    自取其辱说的就是他了吧,他对林寒的讨厌更加深了几分。

    “射完一壶,回军......”

    阿普杜拉和宁冷几乎在同一时间下达了命令,大家都不是业余的,都清楚眼下的情况打起来对双方都没好处,还是默契一些的好。

    更何况对于阿普杜拉来说这一次的目的已然达成,姜尚可是带着任务和林寒见面的,计算是要动手也得准备好了动手,虽然大家之前制定的计划是诱敌深入,但是如果能赢,谁愿意输呢,哪怕是装输也是不乐意的。

    而大宁和阿拉伯帝国的默契不单单是互相飚箭雨,在最后一箭时双方也极为默契的换上的火箭,顿时林寒和姜尚饮茶的地方变作了一片火海,而在浓烟和热浪的掩护下双方开始有序离场,这一次较量看似是以平局收场了,但是双方都以为自己是占了便宜的一方。

    ......

    林寒回到了帅帐,哪怕是不通战阵的他也知道不出三日这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说实话林寒并不想打这种仗,只有大佬才以少胜多,像他这种菜鸡就应该恃强凌弱才是正理,但是如果他是阿拉伯帝国的统帅,绝对会在三日内开战,三十万人打不到十万人,该来的人也都来了,这个时候不打,难不成还等大宁所有人到位才打?

    惯孩子也没有这么惯的......

    这是战场又不是游戏,能一巴掌拍死,绝对优先一巴掌给拍死。

    “对方要动手了,我们得准备一下了......”

    林寒笃定的对宁冷说到,他最不放心的便是宁冷了,眼下的情形并不是合适放手让宁冷操作的时间节点,还是那就话,好戏还没开锣,戏码的分量还不够,如果没有闪现进场开大秒人的把握,谁一上来就放大招的。

    “大都督是说,阿拉伯帝国的人会动手?”

    宁冷还以为林寒回来之后会吩咐大家任务怎么锤爆对方三军,结果林寒却一脸笃定的告诉他,先动手的是对方,有点不能接受啊。

    “再拖下去他们的人数优势就没有了,你还真的以为我一个人的名头能唬得住一个帝国?便是真的能,但是战场上谁讲究这个?换做是你,你会因为对手是个名头大的吓人的家伙而选择不动手么?便是神仙到了战场上该趴着得趴着......宁大哥也打了这么多年仗了,不会连这点也理解不了吧......”

    林寒无奈的看着宁冷,是真的无奈,他能理解这些人因为他的出现而自信心爆棚,一些士卒就不说了,本来就是靠士气来赢的,宁冷这个家伙也这样,他都开始怀疑宁冷该不会打仗打傻了吧。

    “末将明白,末将明白,只是这第一战如果保守对待的话对我们的士气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宁冷当然明白以大宁现在战场之上的力量如果说防守的话还勉强够用,但是说进攻的话却是欠缺一些分量的。道理什么的他都懂,这不是因为有个林寒么,大宁的西北大都督可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创造奇迹的人。

    “不要小瞧我们的对手,我能想到的他一定也能想到,这一战我们双方的战略是不同的,对方不在乎胜负,如果可以将我们的底牌逼出来的话,便是输了也是可以接受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战略应该从一开始就已经不拘泥于胜负了,这个时候如果我们还把胜负看的太多重要,反倒落了下乘......”

    林寒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却是在想另一个问题,这个时候阿拉伯帝国大军的统帅会怎么想他的动作,是犯险一击,还是保守?

    “末将愚钝,不知道这一次我们的战略目标当是什么比较合适.......”

    宁冷对这种博弈很是无奈,他甚至觉得自己到现在为止还没什么进步的原因就是自己完全不明白这博弈的规则,在这种战略方面他就是一个新手。

    “在保持克制的情况下揍丫的,还是那句话我的目的是赢不假,但是现在还没到拼命的时候,对方人多,人多到不值钱,咱不一样,咱兄弟们的命精贵的很,对方是武器比人金贵,咱是人比武器精贵,别心疼那些身外之物,别为了几个人头把自己搭进去......”

    “大都督,这恐怕很难,打仗就是一个拼命的事情,这样的话很难保证将士们的战斗力啊......”

    “告诉兄弟们第一战只是喝汤,犯不着使大力气,就这样说罢,我给兄弟们每个人头上存了五两银子,每杀一个加一两银子,如果能活着回来,这个钱就发到他们手上,如果活着回不来,银子在五两的基础上翻倍,就当是给他们媳妇准备的嫁妆了,我还负责给那些女子牵线搭桥......”

    “这不好吧......”

    宁冷冷汗都出来了,太恶毒了,太狠毒了,太缺德了啊,一开始他还说林寒的举措好像不是在鼓励活着回来,更像是鼓励去奋勇杀敌,但是听完后,宁冷心底涌起一股凉意,简直要命了......

    这也太损了吧,谁也不想自己老婆当场改嫁啊!

    “我的眼光应该还不错,定然不会亏待了他们家里,你就这么说就行了,反正也就这一次,我也知道兄弟们干的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儿,但是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呢,如果是为了老婆孩子这没的说,拼到死也是值得,但如果是为了我这大都督的面子,这就不值得了,我林寒的面子什么时候都值得兄弟们用命换了?吃肉的日子有的是,没必要喝汤就把自己喝撑了......”

    林寒瞪了一眼宁冷轻飘飘的说到,他知道哪怕是宁冷也是这种想法,想要在他面前表现一番,就算是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誉为了他林寒的荣誉都想打一个开门红出来,这绝对是阿拉伯帝国愿意看到的......

    十万换一万有些亏,三万换一万对阿拉伯帝国来说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为了所谓的开门红换人头?他就算是吃了一肚子脑残片都做不出来......

    “您这么说末将就明白了,只是这样一来是不是太保守了......”

    宁冷明白了林寒的好意,也知道林寒是在替将士们考虑,但是被砍一刀可以咬一大口肉下来这件事在他看来的确也算不上亏啊,更不要说还有士气的加成,一开始就这么压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