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观念不同

    “咳咳咳,这事儿你不能怪我啊,我说我不会打仗,他们还偏偏说我会,还说我是军神,我现在不止脑壳疼,脑仁都有些疼,剩下的就算是我想帮你都没得帮,更何况我就算是有的帮我也不会傻到帮你怎么赢我吧......”

    林寒撇了撇嘴,如果不是姜尚这么说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姜尚真正挂心的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也没发现自己的经历的确有些玄奇,上一个这么玄奇的家伙姓刘名秀,没错,就是那个名字中带秀的男人,穿越党终结者,位面之子,大陨石召唤师。

    讨论科学讨论逻辑林寒表示还有的聊,讨论玄学......抱歉,他接受的义务教育中没有关于玄学的内容!

    “林大哥说的是,不过小弟还是要提醒林大哥一句,林大哥还是要赢的,输了的话,我可能不会让林大哥看到你想看到的未来呢,林大哥可是小弟的心魔,若是小弟可以渡劫成功,可能小弟便能理解林大哥的想法了也说不定......”

    这一番话姜尚是笑着说出来的,声音带着几分诚挚,没有丝毫做作的意思,一个分明千方百计的想要干掉林寒的人,却又真挚无比的希望林寒可以赢,这种矛盾到无法在想象中成立的事情就这样出现在了现实中。

    “我也不是冲着输去的,毕竟我费这么大功夫千里迢迢的跑来吃沙子也不是为了挨揍和找死的,如果你真的可以压服整个波斯都督府全境让他们都为你所用,我现在立马带人掉头就走,没有七十万大军我保证不会踏出怛罗斯城一步,只可惜你没有做到......”

    林寒撇了撇嘴,压力什么的早就习惯了便是姜尚不这么说他该知道的该想到的早就想到了,和聪明人聊天也没必要绕圈子了。

    “还真是可惜呢......”

    姜尚点了点头,对林寒的观点并没有反驳什么,甚至可以说他对林寒的观点十分认同。

    不是林寒看不起西方的顶尖的军事人才,而是这个时代西方还真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战略战术,说句不好听的,但凡西方有一个能支棱起来的军方大佬,也不至于后面被蒙古帝国大军一路锤爆,畅通无阻。

    论战略东西方或许半斤八两,但是论战术,西方这个节点说是被东方按在地上摩擦,饶是阿拉伯帝国军阵也少的可怜,军团之间的配合不能说完全没有,只能说是一言难尽,阿拉伯帝国的作战方式更像是游牧民族和古代西方作战方式的结合体。

    一个究极缝合怪......

    之所以在遇到大宁前纵横不败,完全是因为周围压根没有一个在拳头上与之抗衡的硬茬子,就算是有着不少各式各样的军种也是传承而来并不是体系的产物。

    而林寒也是算准了这一点方才在人数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选择一较高下了,不可否认姜尚有能力在战争过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接手指挥权,甚至最后可以接手整个波斯都督府,但是这是需要代价的......

    到时候阿拉伯帝国的百万大军还能剩下多少谁也不知道,内耗永远是一个无底洞,便是姜尚第一时间也得出了这么做的好处,他也不敢真的和林寒去赌内耗之后他真的会是林寒的对手......

    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是不错但也得看具体情况,面对外面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林寒和大宁,还玩攘外必先安内,林寒不来一手猴子偷桃都对不起他脑残给林寒的大好机会。

    他不怕林寒自信,毕竟到了这般境界谁不是自信到极点,他真正担心的是林寒怂,虽然到现在为止林寒还没有开启嘤嘤怪模式,但是他听着已经味道不对了,诚然林寒说的都是事实,但林寒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把事实当一回事。

    “我还以为你会继续打破砂锅问我打算怎么赢你这一局了,不若你大手一挥为了将这些人收入麾下,把这三十万人也让给我得了......”

    林寒半开玩笑的说到,他可以把大宁三军当做自己的一部分来控制,姜尚却做不到毫无延迟的控制阿拉伯帝国大军,而以姜尚的风格自然不会想一直开着延迟和他对垒,就算是不能收拾阿普杜拉和卡立德,也必须要将其中一些人收入麾下。

    当然不是如现在这般可听可不听的收入麾下,盲从,林寒很清楚姜尚要的是盲从,不计代价的盲从。

    “林大哥说笑,倘若小弟让出这三十万大军,恐怕波斯都督府之战我与大哥之间便是均势了,没有人能在战场上战胜起势的大哥,小弟虽然猖狂自大,却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给自己找不自在......”

    姜尚一点也不恼,十分大方的说到,百万大军让三十万就剩七十万了,三十万打一百万如果说毫无胜算的话,那么三十万打六十万便是有一定胜利的可能了,他便是再怎么自大也不会拿这种事情作死。

    “嘛,我也没想着同意,你可比在江南的时候小气多了,阿拉伯帝国的人该不会为了干掉我,连你也一起收拾吧......”

    林寒撇了撇嘴,和眼前这个家伙聊天其实很没意思,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便是没有沙尘暴也能吃一嘴沙子的地方喝茶在他看来更是脑子不灵光的行为,到底是喝茶还是喝土完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虽然是这一次见面是姜尚的意愿,但是他不相信阿拉伯帝国看着他这块肥肉在眼前晃荡,可以忍的住。

    “林大哥放心,这一点小弟还是有信心的,若是林大哥在我这个位置上可否赢的了现在的大宁呢......”

    姜尚丝毫不恼,随意的问道,他并不是真的想要听林寒的建议,他只是单纯的对林寒的观点感兴趣......

    “赢不了,不可否认阿拉伯帝国同样也是一个帝国,但是比起大宁来说阿拉伯帝国的问题比大宁的问题大多了,若是我的话宁愿晚几年开打也不愿意如现在这般竭泽而渔,输了亏到底,赢了也不占便宜反倒是问题的开端,不过你我出发点和目的都不一样,你要的只是赢我,其他的你也不在乎,身后洪水滔天也与你无关......”

    作为一个历史上唯一和唐朝有来有回帝国甚至在场面上还算是赢了唐朝一次的帝国,林寒怎么可能没有研究,但是就结果而言,阿拉伯帝国算是这时代中各个国家中政体最不稳定的一种了。

    之所以没有出篓子一来是因为宗教在里面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二来阿拉伯帝国的军事文化够强,只要隐患追不上阿拉伯帝国,那么灾难永远慢那个帝国一步,便是某个托儿索也说死亡如风常伴吾身,只要不被刮到不也浪的飞起?

    但隐患就是隐患如果不想着解决就永远会存在,直到累积到某一程度直接将所有人送上天,他要是在姜尚这位置上第一要做的就是解决内部隐患了。

    “我现在可以确定,林大哥这一次赢不了我的,慈不掌兵,在战场至上太顾及生死反倒是大忌......”

    姜尚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他搞不懂林寒把天下苍生当一回事就好像林寒理解不了他不把天下苍生当一回事一样。

    两人的思想内核都是大相径庭的存在,能聊天已经算是双方都很克制的结果了。

    “战争从来都是为了利益服务的,或许你不在乎利益,但是终归是有人在乎,你不懂,没关系,如哪天你真的懂了,那么也就有了真正和我说输赢的条件了,你只是圣子不是先知亦不是真主,况且阿拉伯帝国便是神的国度,既然存在与世间也要遵守世间的游戏规则,如果战争不是为了利益那么发动战争的一方和没有脑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有什么区别?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你做不到让整个帝国变成这样的怪物......”

    林寒看着姜尚,他已经确定姜尚压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或者说姜尚本身不在乎他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