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比疯子更疯的林寒

    如果有可能他宁愿自己也不懂这些东西,毕竟可以无缝衔接一个神经病的思维并不是好事,只有神经病更了解神经病,他并不想自己也成为一个神经病,但是事实却又不容他反驳......

    简直没谁了,这比他被姜尚按在地里往死里锤还让人难以接受。

    而一旁的柳明珠已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以前并不能理解林寒为什么非要来西北和仙门的人一较高下。

    面前一个坑,林寒可不是乖乖往里跳的傻蛋,甚至自己这位夫君可以做到自己不跳就算了还能做出一脚将自己的敌人踹下深坑的操作,完全没必要亲自跳进西北这个大坑......

    现在她懂了,如果林寒不来的话,对面那个不能算是人的男子绝对会让自己夫君付出绝对无法承受的代价,与其失去一些不能失去的事物被逼着一决高下,还不如干脆痛快一些的接受挑战......

    最起码现如今的局势就算是不利也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林大哥果然是懂我的人,只是小弟有一事不明,还望林大哥可以解惑一二......”

    姜尚对林寒的回答没有一丝意外,在某些方面说是这个男人比他还了解自己他都是相信的......

    “好像说的我不回答,你就让我离开一样,就凭你叫我一声林大哥我也不能拒绝不是,你的是非善恶观和你的行事风格一样一言难尽......”

    林寒随口吐槽到,在遇到姜尚后他算是真正明白什么叫三观不和了,他和姜尚何止是三观不和,简直就是啥观都不和。

    “难道林大哥知道小弟想要问什么?”

    姜尚虽然说的内容很是好奇,但是脸上却并没有丝毫好奇的样子,反倒是给人一种他早就猜到了林寒猜到他想问什么这件事了。

    “还是你问好了,我也没有卖弄自己聪明的打算,事实上我并不觉得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对我来说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和你能聊到一块去,我感觉自己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个方面的压力......”

    林寒摊了摊手,脸上的表情也是一言难尽,如果有的选他宁愿自己和一个神经病和一个疯子没什么共同语言,但事实证明他没得选。

    和疯子有共同语言不就意味着他也是一个疯子?!

    这感觉何止是微妙二字所能形容的了的,他很想和姜尚说他这样的人后世不是在狱中就是在某专项医院了。

    “为什么......林大哥为什么会站在凡人一边......”

    姜尚缓缓开口,一双眸子认真的看着林寒,他完全找不到林寒选择凡人的理由,甚至林寒回答没有为什么他都不会有一丝丝的意外。

    “当年你又为什么要站在周朝那边呢?飞的太高总会忘记一些东西,当然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东西,如果说你现在坚持的恰恰是当时你觉得不重要的东西的话,恐怕你也不会后悔吧......这段时间我只是累一些,但你可能过的更辛苦一些,最好是道争,这样的话对错反倒是不重要了......”

    “林大哥还真是聪明的让人讨厌呢......”

    “我的出现好像也不是为了让人喜欢的吧......”

    “林大哥还没有回答小弟的问题呢,我不相信林大哥的理由会和我的一致......”

    姜尚眼睛眯了起来,林寒让他感到无奈的地方就是他可以忽视所有人的话所有人的观点却唯独不能忽视林寒的观点。

    如果可以对自己的心魔熟视无睹的话,心魔也就不能被称之为心魔了。

    “我的未来里没有仙人的位置,在你们放弃直接影响世间那一刻开始,你们便不再是这方天地的主人,世间的命运也应当由世间的主人来决断。便是各司其职,你们的行为也已然构成一种僭越......既然选择了放手又何必要藕断丝连呢?”

    林寒好似承认了姜尚的身份地位一般用一种姜尚可以理解的方式说到,毕竟想要和疯子对话,只能去尽可能的理解疯子用疯子能理解的方式去交流,而不是让疯子去理解他,这不现实......

    如果疯子都能换位思考,便不说换位思考,疯子就算是可以思考也就不能被称之为疯子了......

    “在林大哥的未来之中没有仙门么?”

    姜尚脸色依旧平静,好似讨论的是一件和他无关的事情一般,他真正介意的也是林寒那句未来没有仙门......

    “我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事实上你应该知道便是对狼族我算是下了死手都没有赶尽杀绝,但是人间的事情无论对错交由凡人决断,仙门可以存在却不能以各种方式干涉,无论最后的结果是否符合你们心意......”

    “果然是林大哥独特的结果......”

    “看着他们走向辉煌或是灭亡,这个舞台既然让了出来便安安分分的做一个观众即可,规矩就是规矩,不守规矩的不是凡人而是你们......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你们的玩物,你一直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挂在嘴上,事实上你也是这么做的,但万物于这方天地皆是刍狗的话,这大道三千你们懂的为何他们便不配懂得?真理属于你们也属于他们......”

    “厉害......”

    姜尚过了良久方才吐出两个字,他说的是林寒厉害,要么承认他们错,要么承认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他奉若经典的准则有错。

    “反正也没想说服你,毕竟嘴炮对你我而言意义不大,你就当是我在做你曾经做过的事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