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于西北重逢

    半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积极备战的大宁和阿拉伯帝国来说却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了,虽然内里是林寒和姜尚一个谪仙和仙家的较量,但是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有的,这算是大宁和阿拉伯帝国这个时代唯二的两个庞然大物的第一次分量对等的一次对话了,一个是总览西北军政大权的大都督,一个是在阿拉伯帝国内部地位崇高被奉做圣子的先知。

    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代表两个帝国的意志,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双方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当然不是为了和平,不把脑浆子打出来都对不起自己在这里吃的沙子,但是双方还是十分默契的忽略了这种近乎世人皆知的真相。

    林寒这边带的是柳明珠,而姜尚那边也只带了一个和尚,在一棵枯死的树下摆着一张石桌两个石凳,桌子上也仅仅摆着一个茶壶两只茶碗罢了,这样的配置如果放在大宁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算出彩,但如果放在眼下的荒凉的环境下就有些突兀了。

    林寒一袭青衫,手里拎着一坛子酒,就好像一个去赴友人之约的书生,如果不是身后冷若冰霜的柳明珠映衬,绝对不会有人认为这个读书人打扮的男子便是大宁西北最尊贵的人,实在是太让人出戏了。

    而另一边却显得不似凡尘之人,无论是姜尚的一袭白衣超凡脱俗还是和尚看似寻常实则给人一种不在世俗中仿佛为天下之外过客的布衣都比林寒要闪耀的多,那感觉就好像传说级皮肤对上原皮选手一样。

    不过让人啧啧称奇之处却也显现了出来,虽然林寒不修边幅,但是在冥冥之中却并没有因此落入下风,甚至有和姜尚分庭抗礼之势。

    “我还以为你会把这棵树给搞成枯木逢春的样子,上面结几个果子就更应景了,就算是我回去编故事传遍天下也有的讲,就这样的场景我可能还得润色一二,当真有些不值当了......”

    林寒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布置反倒和见到了熟人一般很是自然的打着招呼,一点也没有见仇人的样子......

    “林大哥若是喜欢这样,下一次小弟自当安排,不过在小弟的印象中大哥却也不是喜欢如此浮夸之人......”

    姜尚人畜无害的笑了笑,他和林寒的确没什么仇自然也算不上仇人,说是一个互相看不对眼的陌生人吧,好像也没有那么多恩怨,姜尚响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和林寒的关系,当然他也看出来了林寒也没有把他当做敌人或是仇人。

    如果不明白他们之间的事情和眼下的具体情况,或者真的会把两人当仇人了。

    “你也知道我不是在乎这些人的人,比起破坏美好的事物我还是习惯去创造美好的事物,你我之间说没交情还是有点交情的,说有交情也没有到了喝酒的地步,这一次我是来喝你的茶的,至于说酒是给他的,这个家伙嗜酒如命,阿拉伯帝国的酒......或许只能用不说也罢来形容了......”

    林寒指了指一旁的和尚,他自打出现在这时代从来没有翻车翻的这么彻底的,他一直当和尚是自己人谁成想对方是一个二五仔,而且还是一个和尚自己都不知道的二五仔,玄幻程度简直堪称玄奇......

    “家主大人有心了......”

    和尚愣了一下,随后没心没肺的说到,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该放下的不该放下的早就放下了,他和知道林寒这么做也不是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如果非要找一个理由的话,大概就是林寒的习惯吧......

    顺手就拎了一坛子酒,林寒比他更清楚不可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毕竟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你也算是武力值不错的存在,而真要闹起来我八成是打不过你身边这个家伙的,一坛子高度酒大概能换你谈崩之后别一上来就争对我吧......”

    林寒撇了撇嘴虽然被和尚叫了不止一次的叫家主,但是这一次和之前都大为不同,或许对方也就随口一提......

    “阿拉伯帝国的酒的确没有家主大人的佳酿够劲儿,今天的主角是您二位,我自是不会喧宾夺主......”

    和尚将酒坛子护在怀里愣是抱出了爱不释手的感觉,那样子就好像便是妹子也没有那坛子酒吸引力大......

    双方这才落座,甚至看不出有任何交锋的痕迹,平淡的让林寒身后的柳明珠感到不可思议......

    那感觉完全不像是你死我活的对手,甚至就连一点点杀意都没有,在她看来已然不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了。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又让柳明珠一颗心提了起来。

    “我想让大哥死......”

    双方坐定姜尚一边给林寒添茶一边轻飘飘的说到,无论是声音还是神色亦或是气场都没有任何变化,唯有平淡两字可以形容此时此刻这种状态的他。

    就好像一个单纯的着自己感兴趣的事儿一样,只是寻常小孩感兴趣的是糖葫芦风筝拨浪鼓这些,他感兴趣的是林寒的性命。

    而这一番话落入柳明珠的耳中便是毛骨悚然了,对柳明珠来说世上最可怕的人不在于杀意外露,而是用最寻常的语气说着最毛骨损然的话,姜尚的眸子纯净无比,就好像林寒的眸子一样,哪怕是最残忍的话也无法在眼中漾起丝毫波澜,她以为除了林寒之外,自己此生不会再遇到这样的存在了......

    上一次看到林寒这般情况的时候还是在第一次北疆之战时,那时林寒就好像一个放烟花成功的孩童在雨中看着燃烧着的朔方城,那时林寒面对的是五十万已然付之一炬狼族铁骑......

    一样的纯净一样的不带丝毫凡尘气息,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看到这样的美景,仿佛天地都在这双纯净的眸子面前失去颜色一般,更让柳明珠无法接受的是这一次这种美景出现在了林寒的对立一方。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林寒会如此重视姜尚,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姜尚可以和林寒为敌,甚至可以平起平坐,姜尚的确有和林寒平起平坐的资格!

    就在柳明珠心神不稳之际,林寒的声音却是将柳明珠拉回现实也让柳明珠的心恢复了平静,在恢复平静后柳明珠顿时被惊出一身冷汗,她实在无法想象如果没有林寒的话自己在面对这样的人时会是多么的无力......

    “我知道......毕竟如果不是有不得不亲自做的事情,谁又愿意来这荒凉之地吃沙子,我这不是怕你想不开给你机会来了么,毕竟你我之间还是开诚布公一些的好,花样什么的在江南也都玩过了......”

    林寒却是一脸平静,好似早就知道了姜尚会这么说一样回答到,仿佛说的完全不是自己的性命一般......

    “小弟要做的可不单单是干掉林大哥的肉身这么简单......”

    姜尚笑了,林寒果然是最懂他的存在,如果说这算是知己的话,他和林寒姑且也算是知己吧,当然林寒可能不愿意和他做知己。或者说已经不能用可能来形容了,林寒就是不愿意和他做知己,只可惜这种事情完全不是愿不愿意就能决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