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林寒的目的

    这不神经病么,林寒脑子里到底想什么恐怕只有林寒知道,这不是思维的问题,而是逻辑的问题,林寒的思考问题的逻辑和他们就不是一个体系的,就好像一个谈科学一个谈魔法一样。

    这要是能聊到一块去的话才叫见鬼了......

    “倘若是你的话,你觉得大宁这一战当不当打?”

    姜尚也是不恼,对于和尚的态度他还是能想到的,和尚的目标不像他这么明确,有些事情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愿意想......

    “如果是从战果上说的话当打,毕竟刚刚赢了,又有林寒这个不败战神在,无论是士气还是其他方面没有不打的理由......”

    和尚没好气的说到,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虽然他承认自己不是干出谋划策这个的存在,但也不是姜尚侮辱他智商的理由。

    “这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观点,但是如果是林大哥呢,你觉得在他心中这一战该不该打?”

    姜尚继续反问到,林寒可不是一个轻易能被其他人所影响的存在,这些理由说服的了天下所有人也说服不了林寒......

    “不当打,要说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天下人不知道我信,说家主大人不知道我是不信的,恐怕其间差距他比你我更清楚一些......”

    和尚几乎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最为少数曾经在林寒身边待过一段时间的他对林寒是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知。林寒看似弄险的行为中,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要清醒的认知得出的结论,所谓的弄险只是无知者和旁观者的臆想罢了。

    “既然不当打却还要打,是林大哥脑子犯傻了还是别有目的?”

    姜尚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是信的,林寒的清醒简直让他也有些不敢置信......

    “或者说他别无选择呢?战争在没有开始前真正的主动权永远是在想要发起战争的一方手里......或者说是单纯的懒,毕竟无论什么时候较量是难以避免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早一点发生呢......”

    “哪怕是付输的代价?”

    “怎么可能,只要家主大人决定的事情,便从来没有输这个字......”

    “既然如此,他的自信来自哪里,到底什么样的存在可以抹平这种天堑一样的差距让他觉得有可以赢我的自信。”

    姜尚平静的看着和尚,林寒是一个嘤嘤怪,而且还是一个形式上的嘤嘤怪,嘴上嘤嘤嘤手里强无敌,虽然从来没有一次说自己天下无敌冠绝古今,甚至说的都是对手多么多么强,自己会输之类的话,但真要较量起来绝不是这么回事,如果有心之人去拉一下林寒的战绩,绝对能吓死一票人。

    任何一个功绩拉出来都可以彪炳史册,古来名将何其多,数番护主有几个?历史上姜尚的确帮助武王奠定了周氏王朝,但林寒一路扶持赵宏荣登九五也不是什么易事,论军功林寒也是强的吓人。

    强如白起也只是打服六国,卫霍号称帝国极壁也不过是打崩了还没有成型的匈奴帝国,而在这个时空胡人的覆灭已成定局,便是姜尚也无力回天。初临战场挑落如日中天袭扰大宁边疆三百余年未见颓势的草原狼族,再临战场直接覆灭胡人这个贯穿华夏千余年历史的民族,第三战打赢了在正史上赢了大唐的阿拉伯帝国大军。

    可以说这个嘴上说着不会打仗,不懂方略不通兵法的文弱书生,直接干掉了历史上九成九甚至十成十的名将。

    别说现在的姜尚只是借了帮助武王伐纣的姜尚姜子牙的名头,便是真的姜子牙亲临战场在面对林寒这种战绩加身的对手也不敢说随便赢。

    哪怕林寒说的不会打仗是真的,也没有人敢小视在战场上的林寒,会不会打仗不重要,能赢就行!

    “这你能看的出来?”

    和尚对姜尚的想法是基本认同的,但是林寒要是真的可以见一面就能看穿,也就不配此时此刻站在这里他们对垒了。

    要知道在林寒之前仙门一直都是需要众生仰视的存在,无论真假,林寒相当于带着一批凡人和仙家争锋,对此这些自诩为仙人的家伙无疑是很熟悉的,毕竟他们就是靠这个起家的,能不熟么......

    “倘若不去做的话,看不出来的可能性是零,去做的话,还有可能,哪怕这个可能再怎么微乎其微......如果是为了赢,那么赢的自信出自何处,如果不是为了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姜尚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只是后半句话却好似自言自语一般,不管林寒的目的是什么,他的目的是赢,他要让林寒输的彻彻底底,无论是精神还是肉身都必须在历史上抹去,林寒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他们身份的动摇,而且还是一种足可以撼动他们根基的动摇,那个男人只要站在那里便是一种对他们身份的威胁。

    “......”

    和尚沉默以对,他在姜尚的身上感觉到了一闪而逝的杀意,这种杀意自然不是针对他的,但是便是这一丝杀意也足以让他得出很多答案,便是眼前这个男人心中也不是真正的平静如水波澜不惊,或者说姜尚的心中有了杀意,有了愤怒,同时也有了畏惧,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林寒带来的。

    或许林寒便是姜尚的劫,心劫,心魔,姜尚这一次是真的动了以杀证道的心。

    “还是要准备一番的,虽然我并不打算对林大哥这么早做些什么,但是如果不布置一番的话岂不是我们怠慢了林大哥,想来林大哥也对此有心理准备,算是双方的一种心照不宣了,切不能让林大哥失望才是......”

    姜尚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就连他也生出了一种之前的波澜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他却不能自欺欺人,他的心境的确受到了林寒的很大影响,如果想要重新回到波澜不惊的境界,只有让林寒肉身和精神皆灰飞烟灭。

    “还真是让人很难理解的举动,真不知道该说是你们之间的默契还是该说你们脑子有问题......”

    和尚十分认真的说到,两个都可以不按剧本来的怪物,偏偏想要在一个谁都不待见的剧本里一决高下,便是神经病,他也没有见过比姜尚和林寒更神经病的存在,他压根想不到这么做的意义在哪......

    “我更愿意相信前者,如果是他的话恐怕会更倾向于后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