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姜尚的疑虑

    “我不会有事的......”

    林寒点了点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的确不适合以身犯险了,只是有很多事儿只能他来做,树欲静而风不止......

    不是树想找麻烦,只是风在作祟罢了,眼下的局势大宁看上去是占据主动的一方,属于进攻的一方,但是在各方面却是不占优势的,不单单是军队人数上的劣势,怛罗斯区域之前表面上是阿拉伯帝国的疆域实际上阿拉伯帝国对怛罗斯区域的控制却不是那么的完美,甚至到了天下苦阿拉伯帝国久已的地步。

    这个时候大宁宛如天神下凡一般赶走了怛罗斯区域的阿拉伯帝国成为了新的统治者,实际上只要给当地人一条活路,这片区域也算是拿下了,但是接下来的波斯都督府便大为不一样了,阿拉伯帝国经营那里也有几百年了,就算是社会结构腐朽糜烂,民不聊生,便不是为了阿拉伯帝国为了自己的家园也会有很多人站在阿拉伯帝国一方。

    而他所能借用的只有一些脊梁骨被踩碎的走投无路的由农民奴隶组成的反对势力,便是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的存在,与其说是合作不如说是在施舍救济,哪怕是一心想要夺回故土的萨珊波斯后裔连上希帕蒂亚也就剩下三人。

    战争一旦开始,等待大宁的只会是举步维艰,就好像一只射向水面的箭,阻力只会越来越大,到底能走到哪一步,林寒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这让林寒不由得想起后世距离他最近的一场波及整个世界的大战,几乎所有反派都是因为后继不足而死的很有节奏感,事实证明有些时候勇猛虽然重要,但是远不及持久重要,咳咳咳......

    无论是宁冷苏方烈还是对面的姜尚阿普杜拉都没有意识到这场大战要命的地方到底在哪,不得不说某位伟人的论持久战著作简直就是划时代的存在。绝对不能让阿拉伯帝国的人注意到真正可以决定胜负走向的关键.......

    哪怕是被姜尚和阿拉伯帝国的人牵着鼻子走,都不能冒这个险......

    “那可是帝国坟场啊,怎么可能不打怵,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送人头的存在......”

    林寒喃喃自语到,虽然现在那片地方的人暂时算不上他的敌人,如果真的要说的话也算是半个盟友,但是当大宁露出獠牙和阿拉伯帝国这头雄狮搏斗时那片土地上的人不多留一个心眼才叫怪了......

    而真正要命的地方就在于那片土地无论是北上西进东出南下却又不得不是必须要握在手里的地盘。

    别说是崩掉两颗门牙,便是将一嘴牙崩了也必须拿下那片土地。所以哪怕是战争还没有开始林寒对那片区域已然说是不留余力了。

    “夫君在说什么?”

    柳明珠没有打扰林寒思考的意思,不过对于林寒的呢喃她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明珠替我执笔给林傐拟信吧,这片区域的投入不能削减,相反投入还需要提高,告诉佛门道教的人,我不在乎花费什么代价,坑蒙拐骗也好,强取豪夺也罢,只要能掏空那里,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允许他们肆意妄为......”

    林寒将手狠狠的按在了地图上一块被重点标出来区域......

    那是越过眼前阿拉伯帝国三十万大军之后大宁即将踏入的区域,在他看来这一区域才是大宁能不能真正在这方天地站稳脚跟的关键,乘着还没有和当地人关系恶化之际将利益最大化才是正道。

    他该是庆幸现在不是后世,阿拉伯帝国虽然强悍虽然也在播撒自己的文明,但这一切都还没有到了根深蒂固的存在,好歹给他留下了挖墙脚的机会,这不是一个三五年就能见效的事情同样也没有长到百年大计,但却是在西北站稳脚跟的重中之重。

    “嗯......”

    柳明珠对军事不懂,但是对林寒的吩咐却是言听计从,虽然她不懂林寒为什么会这么在乎那片区域,但应该是很重要的。

    至于说林寒这一番话中的某些听上去毛骨悚然的词语,反正不是大宁人,非我族类其心当诛的存在,自然不存在那么多的制约。

    “当真是有四面楚歌的味道啊,不过如果迈过这道坎,天下之大,再无阻挡大宁的力量了......”

    林寒苦笑一声,算上姜尚和即将在大宁国内搞事情的胡人,大宁这一次需要面对的的确是四方势力,说是四面楚歌也不为过,当然和项羽败势以显不同,大宁这一次可谓是真正的无敌之资降临西北的。

    ......

    姜尚看着信使带回来林寒的回信,和他的故弄玄虚不同,林寒的回答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天下第一才子该有的风度,字里行间透出一种毫不掩饰的直白,当然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就是了......

    无论是同意还是拒绝在姜尚看来都不是林寒的风格,这种近乎霸道的回答更符合他对林寒的猜测,他能感觉得出林寒这一番话中带着的恼火。

    “看来几万人的性命依旧没有平息家主大人心头的怒火啊,你真的要去见他么?就这字里行间他拿出一个可以干掉你的东西杀了你我都是一点也不怀疑的......”

    和尚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说到,这也不是不能理解的,比较谁让姜尚先对林寒的红颜知己动的手,甭管是善缘还是孽缘,林寒对属于自己的缘分那可不是一般的看重,龙有逆鳞触之必亡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不会杀我,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在游戏规则没有崩坏前,他比我更愿意遵守游戏规则,发火很自然,但是这件事并不是没有回旋余地,所以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的得失各凭本事,这也是他想和我说的话......”

    姜尚摇了摇头,既然入局众生为子,便是他还有林寒都不例外,而兰墨烟入局自然也是其中棋子,真正让林寒掀桌子的只有林寒在乎的棋子在棋局中灰飞烟灭,而现在远没有到了那般程度就是了。

    “是这样么?”

    和尚愣了一下,却是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眼前这男人更了解林寒了。

    “既然我与林大哥皆以入局,也就意味着较量已然开始,我希望阵前品茶饮酒便是一个信号,而林大哥却是选择了耍无赖,而耍无赖的原因是我不讲武德,这很合理很有林大哥的风格,能叫林大哥耍赖,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

    姜尚手指敲击着案几发出节奏轻快的响声,能让林寒耍赖,无论什么理由,对他来说都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