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后悔爱你

    墓地。

    大理石墓碑,空无一次,只印了一种小花,星辰花,传说中的勿忘我。

    小贝靠在叶凝身边,神情懵懂,扯了扯叶凝的手,“妈咪,爹地什么时候回来?”

    叶凝抿抿唇,蹲下身子和他面对面,微笑道:“你想爹地了吗?对着这块石头说话爹地就可以听到的。”

    小贝要咬手指头,转身,一脸认真,对着墓碑说话:“爹地,小贝的头已经不疼了,妈咪也不生病了哦,我们都不生病了,你也要快点好起来哦。”

    孩子天真的声音,就像是一根根细密的针,扎在叶凝心上,他只能在小贝看不到地方撇过脸去悄悄拭泪。

    “妈咪,我说好了,我们回家吧,这里好冷哦。”小贝撇撇嘴,并不明白爹地是永远离开。

    叶凝牵起他的手,在转身之际看着墓碑温婉地道:“学长,我们回去了,等回到y国,我会把她带回你身边的,再也不让你们分开了。“

    小贝吸吸鼻子,“妈咪,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走吧。”

    行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墓园外面出租车正在等着。

    顾景炎离开之后的三个月,她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是离开的时候了。

    “妈咪,不用打电话给叔叔吗?他会找我们的。”小贝仰头看她,语气里带着隐藏的期待。

    叶凝笑笑,神情温和,果然孩子太容易讨好,顾司聿不过是陪了他三个月,竟然也就是他世界里的人了。

    “叔叔很忙的,我们自己回y国的城堡就好啦,你不想赶紧回我们自己的家吗?”

    她蹲下身子,和小贝面对面说话。这些日子她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只有回到y国见到顾景炎留下的那些集团老人她才放心小贝的未来。至于有些事,有些人,五年前就已经不属于她的世界了。

    ”可是爸爸说过,这里才是他出生的地方。”小贝摇手指,眨着眼睛看妈咪。

    “你爹地没骗你,这里才是你的家。”声音刚从背后出现,干瘪沙哑,渗人得很。

    叶凝倒吸一口凉气,转身看清楚来人,不免握紧拳头,“你怎么会在这儿?”

    顾夫人的脸色青紫,眼底露出无限的怨毒,尤其是叶凝问出这句话,她差点一口气没升上来,半天之后才开口,“你想带着我的孙子去哪儿?”

    “你害死了学长,还想要害小贝?”叶凝将小贝拉到身后,神情坚定,她这次安排了人在墓地外面,不怕顾夫人狗急跳墙。

    顾夫人仰起头,发出一阵从喉咙深处逼出的呼吸声,带着声带摩擦的恐怖感觉。

    “叶凝,把孩子留下,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

    她上前一步,叶凝就退后一步,防备地看着她,“我不想知道任何事,小贝是我和学长的孩子,我不可能交给你。”

    “你一定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顾夫人顿住脚步,幽幽地看着她,忽然低下头,干瘪的手指就像是干尸一般,从身侧的包里拿出一叠东西。

    “这么精彩的东西,一直没有人分享,我觉得很可惜,今天总算是有机会。”她眼神中闪过一丝痛快,侧脸看太阳,眯起眼睛,大声道:“陆亦柔,你没有赢我,我失去了儿子和丈夫,你同样没有得到你想要的,你的儿子也会在痛苦中度过一生。哈哈。”

    陆亦柔,顾司聿生母的名字。

    叶凝心头一颤,脚步再也迈不开,当年那个夜晚又在眼前闪过。

    顾司聿的母亲拉着她站在楼梯口,身形消瘦,泪如雨下地苦苦哀求。

    ——阿凝,不能告诉司聿,否则他会沉不住气的。

    ——答应阿姨,永远都要站在他身边,别让他一个人。

    ——别让他一个人,他以后就只有你了。

    她脑子有些晕,潜意识里猜到是什么东西让顾夫人如此癫狂地高兴,那大概是摧毁她和顾司聿的最后一块砖,她忽然有些害怕,死死地拉住小贝的手。

    天女散花一般,顾夫人将手中的东西直接散开,似乎丝毫不在乎叶凝会看到哪一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