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肮脏的经历

    她阴笑一声,靠近叶凝,“还记得五年前吗,也是一个差不多的仓库,我留给你五个男人……”

    叶凝干呕一声,脑子涨的厉害,好想有一颗炸弹在脑海里炸开的疼。

    她记得那一幅画面,但是又好像有东西忘了,只是潜意识地排斥乔乔想要暗示她的意思。

    “贱人,你哪里就比我高贵了?”她一把甩开她的下巴,缓步走开,接过身边一个医生模样的人递过来的鞭子,走到一个大箱子面前,随手掀开箱子上的黑布。

    叶凝的眼睛立刻就冲了血,发了疯一样地往前冲,“你这个疯子,你怎么忍心,他还只是个孩子,他是无辜的啊!”

    “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我残忍?”乔乔面部表情瞬间扭曲,指着自己的脸,语速极快,“你和顾司聿就不残忍吗?啊?他给了我一切,让我以为自己得到了全世界,偏偏在我以为已经赢了的时候,你竟然又出现。”

    “你知道为了今天这一切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你凭什么这么轻而易举地就夺走所有!!”

    “如果不是顾夫人告诉我,我说不定就真的以为你是岳文了,呵,真是一个好局,顾景炎太厉害了。”

    她连连冷笑,随手就给了箱子里的孩子两鞭,然而浑身是血的小贝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连抽搐都没有。

    叶凝喉咙间一股腥甜的味道往上涌,眉头紧蹙,强撑了半天,终于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这么快就吐血了,他来了岂不是要心疼死了。”乔乔微微一笑,扔掉手上的鞭子,命令旁边的大汉,“把她拖过来,绑住。”

    乔乔拿出一把袖珍手枪,双腿交叉坐在椅子上,靠在叶凝旁边的椅子上,只要她稍稍用力扣动扳机,叶凝必死无疑。

    砰地一声!

    仓库的大门被踹开,凌烈的杀气被逼进来,仓库里的保镖全都颤了一下,被忽然涌进来的大批职业杀手震住,面面相觑。

    “司聿哥哥,你这么做,是想要她的命吗?”

    乔乔不慌不忙,对上门口男人阴翳的目光,依旧是巧笑嫣然。

    “我就知道,只要她一来,你就一定会来。”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仰起头,站在仓库的灯光下,周身有一圈白光,仿佛是虔诚的圣教徒正一步步踏入深渊。

    “既然知道我会来,你大概已经想好了条件了。”

    顾司聿走进仓库,视线落在满身伤痕的叶凝身上,瞳孔骤然收缩,语气骤冷,刀子一样的视线看向乔乔,“你打她了?”

    乔乔无所畏惧,点点头,露出天真的模样,配上她眼神中的嗜血,显得极为阴森恐怖。

    “是啊,我打她了,而且打得她遍体鳞伤。”

    她悠悠地坐下,握着袖珍手枪在叶凝的脸上缓缓滑过去,“司聿哥哥,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又不是第一次打她,我们婚礼的前一天,我去找她要离婚协议书,打了她。她在机场要离开,刚刚过安检就被我抓住了,我又让人打了她,而且我还送了她一份大礼……“

    “你闭嘴!”叶凝忽然尖叫,脸色苍白,吼出来的一声全是血沫往外飞。

    “怎么?怕我告诉司聿哥哥,你曾经被五个男人轮奸过?”她笑得疯狂,眼神里都是报复后的痛快。

    叶凝心脏一窒,最后的幻想也被打破,她只记得自己去过那个仓库,脑子里迷迷糊糊,总想着或许是自己想多了。现在这这么多人面前被乔乔说出来,就像是将她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重新挖出来又扔进火炉里烤一遍,痛不欲生。

    她看向顾司聿,眼神都在颤抖,对上对方的眼神,接收到的是满眼的冷漠。

    心咯噔一下沉下去。

    他也是介意的……

    “司聿哥哥,这样的女人,比我更肮脏,你现在还要吗?”乔乔微笑着看向顾司聿,眼神中满是狂热,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落水者,奋力挣扎。

    顾司聿不看她,视线落在叶凝身上,表情淡然,“这就是你五年不见我的原因吗?”

    乔乔和叶凝同时怔住,叶凝满眼泪水,牙关打颤,喉咙里粘粘的,声音出不来。

    乔乔则是红了眼睛,气得面部扭曲,浑身发抖,看向顾司聿,“司聿哥哥,你难道没有听清楚吗?她,她是……”

    “她是我爱的女人,我爱了她十三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