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顾景炎病危

    她脱胎换骨,只想着忘掉那段可怕的经历,却忘了还有母亲在等着自己。她也为人母,自然明白痛失亲子的痛,却无形之中也让母亲承受着这样的痛苦。

    “你——”叶母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到底是亲生母亲,就算是容貌变了五分,其他的细节之处,只要一眼就足够分辨。

    “你再说一遍——”叶母的眼睛红了一圈,还有不敢相信。

    已经死了五年的女儿,忽然又在眼前了。

    “妈妈,是我——真的是我——”

    母女都是浑身颤抖,叶凝泣不成声,直到叶母嚎啕大哭地抱住她,多年压抑的情绪才控制不住。

    “我的阿凝啊!你让妈妈怎么活啊,你一走就是五年——”

    耳边都是哭声,顾司聿只觉得浑身滚烫,仿佛置身于炉火之上,一个心都被吊起来抽打。

    叶凝曾经受过的疼,现在都以成倍地方式报复在他身上,那些伤口都是无形的,鲜血内流,却伤的更重。

    他缓缓走出去,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抽烟,眉头皱成了小山,直到乔乔打来电话。

    同样是哭声,却只是让他觉得烦闷,不耐烦地安慰几句,挂了电话之后心底开始泛起丝丝怀疑。

    叶凝在医院说的话他还记得,她说乔乔曾经让道上的人绑架过她。

    那不可能是岳文的记忆,那就只能是真相。

    迟疑了一瞬间,还是打通了霍巽言的电话。

    “查清楚一件事,安安的生父,到底是谁!”

    霍巽言挂了电话,他抽完了半包烟,却还是没有勇气踏进别墅。

    忽然,别墅门砰地一声被推开,叶凝一脸慌张地跑出来。

    他大惊,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同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医院打过来的。

    心下一个咯噔,接了电话,果然,顾景炎出事了。

    顾夫人去了医院看望顾景炎,不知道和顾景炎说了什么,昏睡中的他竟然立刻心跳呼吸紊乱,情况危机。

    叶凝握着手机,明显是接到了电话,脸色已经开始泛青色,要不是有叶母扶着早就已经倒下了。

    顾司聿将她打横抱起,脸色凝重,“放心,他不会有事,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叶母不明情况地跟了上去,上车就抱住浑身发抖的女儿。

    车又是一路狂飙到医院,前几天顾景炎出车祸的紧急情况又再次上演,整个天仁忙成一团。

    叶凝紧紧抓住母亲的手,看着手术室外面面如死灰的顾夫人,情绪忽然就失控。

    上去一把揪住顾夫人的头发,用力往墙上撞,嘴里大骂,“你还有人性吗?!他是你亲生儿子啊,你害死他毕生挚爱,现在还要来要他的命,你干脆一枪杀了他吧。”

    顾夫人整个人就像是被断了根的枯草,由着她往墙上撞,额头上很快就见了血。

    她今天来看望儿子,原本只是想劝劝儿子不要再想那个被她送出国的女人,没想到情绪外露,说了许多当年对岳文说的话。现在冷静下来想想,那些话根本就是在儿子心上再扎了好几刀。

    是她再一次害了亲生儿子!

    叶母拉不住叶凝,还是顾司聿上来死死抱住她,一声声安慰,“阿凝,阿凝,你冷静点,顾景炎还在里面,你要在他面前杀了他的母亲吗,你要小贝将来怎么办,让别人告诉他是他的奶奶害死了爸爸,又是妈妈杀了奶奶吗?”

    叶凝倒吸一口凉气,看着手上的鲜血瞪大了眼睛,瞳孔恐惧地收缩。

    她的身子猛地失去支撑,整个人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靠在顾司聿怀里。

    “你,你走!滚!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景炎的视线中。”叶凝深吸一口气,胸口剧烈地起伏,指着顾夫人道:“我敬你是长辈,说话客气,否则就凭你做的那些事,早就应该进监狱了,别忘了,你手上还沾着人命!”

    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