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她是阿凝

    叶凝微微诧异,眼神一晃,看着他不动声色地挂了手机,连交代都没有给乔乔一句。

    心里百味杂全,看着他不说话,说不感激是假的,但又忽然想起几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被他潇洒地抛弃,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累,等会儿小贝缝合完伤口我就带他去看景炎,你回去吧。”她撇开脸,抱紧了怀中的小贝。

    “小贝要去看爹地,妈咪,小贝不疼了。”孩子很机灵,一听到去看顾景炎立刻就兴奋起来,含着一包水的眼睛都有神不少。

    顾司聿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不喜欢这种被她当作外人的感觉,更讨厌她一遍遍地提醒自己她和顾景炎才是夫妻。

    “人家一家人团聚,你在确实不方便,还是回去看看自己的妻儿吧。”杨扬又插了一句嘴,只等着看顾司聿的笑话。

    男人脸色越发连看,紧绷着下巴紧紧盯住叶凝,想要在她脸上看出一点别样的情绪,结果半天她都没有抬头,只是看着小贝。

    半晌,终于泄了气,无望地后退一步。

    “叶凝,这是你自己说的!”

    一声低吼,砰地一声把门摔上,头也不回地离去。

    杨杨摇摇头,继续给小贝处理伤口,一边道:“他这个脾气,这么多年你不在越来越严重了。”

    叶凝面不改色,抱紧小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杨扬挑眉,“有道理。”

    “妈咪,坏叔叔好像生气了,他会不会不让我们见爹地。”小贝眼泪汪汪地看着叶凝,脸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他们的仇怨,连累孩子都心惊胆颤,叶凝心疼地吻吻小贝的额头,“放心,等你睡一觉,妈咪带你去见爹地。”

    “好了,你带着孩子去休息吧,病房已经准备好了。”

    杨扬亲自吩咐人送他们母子俩回病房,自己则是回去拿着刚才染了小贝血的棉球去了化验室。

    叶凝守着小贝,看着孩子脸上带着泪痕睡去,默默叹了口气,想着要怎么才能见到顾景炎。

    这么一想困意就上来了,她本来就大半夜没睡,这么一折腾整个人都无比疲惫。

    一直到晚间,她缓缓转醒,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小贝隔壁的床上,耳边是轻轻敲键盘的声音。逆光看去,男人坐在办公桌前,皱眉看着笔记本,似乎有些烦躁,扯开领带想要拿出烟,结果动作顿了一下,又收回手。

    他什么时候折回来的,想起来刚才的不愉快,她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恍惚间感觉到他靠近自己,然后眼前投下一片阴影,她浑身紧绷,只觉得唇上一凉,干裂的唇角立刻舒服许多,是棉签润湿的感觉。

    男人轻哼一声,“蠢女人,就该让你自生自灭才好,我就不该回来。”

    说完,动作小心地放下手中的水杯,回到办公桌前,打字的声音更加细微起来。

    叶凝心里五味杂全,闭着眼睛装睡,不想面对他,结果一直到她身子都僵硬了男人也没有离开。

    “嗯,把文件都拿过来。”男人轻声地打电话。

    终于忍不住,她假装被他吵醒,皱着眉看向他。

    顾司聿下意识地放下手机,走到她面前,忽然又觉得太掉面子,轻咳一声开口,“醒了就赶紧收拾收拾回别墅,你妈妈在别墅里等着。”

    “你说真的?”叶凝喜出望外,猛地掀开被子,光着脚就要走下去。

    男人一把按住她,皱着眉俯身为她穿鞋袜,“跟个孩子似的,我答应让你见,又怎么会骗你。”

    叶凝不语,内心里苦笑,你骗我的难道还少吗?

    他俯身为她穿鞋,两人靠得很近,她这才看清他嘴角似乎有一小块淤青,虽然处理过,但仔细看还是可以看清。

    有人打了顾司聿?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她还真想不到有谁敢动他,除非是他自愿的。

    她脑子里立刻就想到了乔乔,或许是他刚才回去哄人被咬的,细看之下,好像是真的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