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小贝受伤

    叶凝知道她是把自己当成了岳文,她的脸已经有五分像岳文,若不是身边亲近的人根本不会认出来,更何况顾夫人已经一直以为叶凝已经死了,自然不会想到她是叶凝。

    “您今天来,又是想要将我从他的世界里挖出去?”

    她没想争辩,既然顶着岳文身份,那就应该替那个苦命的女人讨回公道。

    顾夫人扯了扯红唇,一声冷哼,随手将包扔在沙发上,拢了拢大衣,反客为主,“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有点本事,把自己搞成叶家那丫头的样子,竟然把顾司聿也给迷得找不到方向。一身贱骨头,真是到什么时候都改不掉,以为我的景炎不中用了,你就想找下家了?”

    叶凝握紧手中的筷子,咬紧牙关,不用想都能猜到当年岳文曾经受过怎样的侮辱才被迫出国,最后还在国外丢了一条命。

    “我和他的事,似乎已经用不着您来干涉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景炎已经正式和您脱离母子关系了。”叶凝慢条斯理地喝汤。

    顾夫人瞳孔一缩,眼角狠狠颤了一下,浑身紧绷,眯起眼睛看叶凝,“你以为你赢了,我告诉你,就是我不要这个儿子,你也进不了顾家。”

    “六年前这样,六年后您竟然还没想明白,难道您觉得顾景炎如果不姓顾就什么都不是吗?”

    叶凝嗤笑一声,眼底流露出对顾夫人的可悲,“就算他不是顾景炎,我也不会离开他,你不要这个儿子,我要这个爱人。”

    顾司聿悄悄地进门,听到的就是这句话,猛地顿住脚步,胸口闷地涨疼。

    “你,很好!”顾夫人深吸一口气,缓缓起身,余光一瞥,看到了躲在房间门框里的小贝。

    倒吸一口凉气,眼神中闪过万般情绪,风怒夹杂着失望,最后竟然化成激动的喜悦。

    没了顾景炎,她还可以培养孙子,她没有输!

    叶凝捕捉到她眼底的狂热,心下一个咯噔,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小贝微惊的眼神,立刻上去抱住孩子,防备地看着顾夫人,“这里不是顾家,请您立刻离开。”

    “你居然给景炎生了个孩子?”顾夫人嘴唇都在发抖,上前一步,向小贝张开双手,“来,到奶奶这里来。”

    “您再不出去,我要叫佣人请您出去了。”叶凝抱着小贝后退。

    “放肆!”顾夫人红了眼睛,又上前一步,“把孩子给我。”

    小贝被她吓到,哇地一声哭出来,死死抱住叶凝,“妈咪快走,快走,有坏人要抓小贝。”

    “胡说!”顾夫人失了理智,竟然想要上来抢人,一把抓住小贝的手臂,想要把人往外拉。

    别墅里的佣人全都傻了眼,又不敢上去,直到顾司聿从玄关处走进来,这才有人敢上去拉扯顾夫人。

    “顾司聿,这是景炎的儿子,你想你那个死了的孩子想疯了是吧,还想着帮别人养孩子。”顾夫人口不择言,也不管顾司聿阴沉的脸色,用力地撕扯小贝。

    “滚!”顾司聿看到叶凝的脸色变化,心下一沉,用力将顾夫人往外一拉。

    顾夫人没有预料到他会推自己,毫无预警地往旁边摔下去,手仍旧是死死地扣住小贝的手。

    “小贝!”叶凝尖叫一声,在顾夫人倒下去的时候没能抱住小贝,生生看着小贝从她手里被拽出去,扑通一声重重地撞在地上。

    鲜血,顿时从孩子身下蔓延开来。

    “啊啊啊!”

    叶凝发疯地尖叫,精神瞬间崩溃,上去就抱起小贝,孩子的后脑勺撞在地上,疼的浑身发抖,满脸都是鲜血,一个劲儿地哭。

    “贱人,你害了我儿子还不够,还想害我孙子!!”

    顾夫人仍旧想要上来撕扯孩子,被顾司聿一脚踹开,又被上来的佣人控制住。

    “文文,起来,送孩子去医院。”

    顾司聿从她怀里抱过孩子,捂住孩子的伤口就冲了出去,叶凝的情绪很不稳定,只是看到孩子的伤口才能清醒过来。

    一路狂飙到医院,杨扬已经等在外面,她是母婴方面的专家。

    “先给孩子缝合伤口。”

    小贝一边哭一边向叶凝伸手,抽泣声和说话声夹杂在一起,“妈咪……小贝疼……疼……”

    叶凝心疼地无以复加,一双手却手足无措,她脑子有点不清楚,有时候觉得小贝是自己当年那个孩子,有时候又觉得不是,浑身打颤地站在墙边,任由小贝怎么哭都不敢上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