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生不如死的报复

    厉南风坐在沙发上,疯狂的往嘴里灌着酒。

    顾深说的对,他总有一天会体会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比如说现在。

    “总裁,人带来了。”

    景风进来,身后跟着柔弱的杜蓝雪。

    厉南风闻言,眯着眼睛朝景风身后看去,手里的酒瓶忽然扔到杜蓝雪的脚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清晰。

    杜蓝雪吓的差点尖叫,但是看都厉南风阴沉的脸色,她只能忍着心里的恐惧,朝她走去。

    “南风哥哥,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甜腻的声音,带着怯怯的颤音,听的人心都软了。

    然,厉南风如今却恨透了她这副模样。

    他永远都忘不了,在墓地,顾深说的那些话。

    他说,厉南风你知不知道就是你喜欢的女人,把唯一害死的,你看看,看看唯一旁边的两个新墓。

    你知道那是谁吗,这个,这个是唯一的母亲。

    厉南风你在看看这个,你知道这是谁吗。

    这是你的孩子,你跟唯一的孩子,唯一就是想死都要保住的孩子,却在知道自己怀孕的第二天,就没了,只有指甲般大小,厉南风你看着他,你看着他你心痛不痛?

    心痛不痛?

    他跪在林唯一的墓边,痛的不能自已,痛的生不如死。

    “南风哥哥,你怎么了?”见厉南风不说话,只是阴沉沉的看着自己,杜蓝雪心里有些慌。

    厉南风从国回来一个礼拜了,他一直将自己关在这栋别墅里,就连厉夫人来,他都不见,今天忽然被厉南风找来,杜蓝雪心里非常的忐忑。

    她早在厉南风去国的时候,就想跑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厉南风在走的时候,就让人看住了她,让她想跑都跑不了。

    更可恨的是,管家居然在林唯一出事后的第二天,人就不见了。

    厉南风回神,看向跪在他脚边的杜蓝雪,此刻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带着怯怯的笑容,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完美。

    “杜蓝雪,你很爱我吗?”他问,伸手扯住她的头发,疼的杜蓝雪忍不住尖叫。

    “南风哥哥,蓝雪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南风哥哥你说,蓝雪改好不好,好疼,蓝雪好疼,南风哥哥……”

    杜蓝雪此刻不敢惹在盛怒中的厉南风,只能求饶。

    “疼吗?”

    他笑,“你有唯一疼吗?”有他的唯一疼吗。

    在她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他却没有陪在她身边,她心里该有多么的恨他?

    厉南风眼里全是痛苦,再看杜蓝雪,脸上全是杀意。

    杜蓝雪被厉南风身上涌起的杀意给惊住了,她怕,怕的浑身都止不住的开始颤抖。

    “南风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只是太爱你了,我只是怕姐姐会将你抢走,南风哥哥,看在我曾经为你失去三年光明的份上,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听她提眼角膜的事情,厉南风浑身杀意更甚,掐着她的喉咙,就想掐死她。

    不,他不能掐死她,这样太便宜她了。

    他要让她把唯一所受的所有痛苦都受一遍。

    杜蓝雪被厉南风掐的眼睛都开始翻白,整个人都到了死亡边缘,想要求救都发不出来一点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