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从天堂到地狱

    “厉太太对我昨晚的表现还满意吗?”

    “当然,虽说这是结婚三年来你第一次碰我……”林唯一倚靠在他的胸膛上,虽然浑身都撕裂一般疼痛,她却满足的笑了。

    仅仅是一个挺身的动作,就让林唯一热泪盈眶。

    整整三年!她以为再也捂不暖她冷硬的心,没想到还能等到他爱自己的一天!

    无视林唯一的温柔笑意,厉南风从她身上抽离。

    厉南风眼中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他从枕头下拿出一份文件,冰冷的面孔上褪去了全部温情,“别忘了这只是个交易,你签完字立即离开厉家,永远不得回来!”

    文件上的“离婚协议书”扎得林唯一双眼发酸,积压了十三年的眼泪猛地冲出眼眶。

    瞬间,裙身斑驳青紫的印记看着都不再甜蜜,而是可怕。

    临唯一无法想象昨夜竟然只是一场阴谋,他厉南风用一场欢爱换她的婚姻。

    她的爱,就这么卑贱吗?

    临唯一颤抖着抢过文件撕得粉碎,“我死都不怕,只怕离开你,你到现在都不明白?”

    拉开睡衣,她指着胸口蜈蚣一样的疮痂,足足有一公分,疼进了心里,“我不求你爱我,我只想留在你身边,难道我这三年还不够听话吗?”

    厉南风阴沉的目光落在她的疮痂上,如水般的眸子温顺可怜,很是让人怜惜。

    可惜,他厌恶透了她这装模作样的柔弱模样。

    “签完字,立即滚出厉家!”

    滚?

    林唯一僵硬的抬头,对上厉南风厌恶的墨色眸子,心像被针尖扎破。

    三年了!这三年来他总是这样对自己不屑一顾。

    明明泪流满面,林唯一不知为什么,却忽然想笑。

    他是她的心魔,她又怎能轻易离开,更何况,南风这样的态度根本就是想让她让位!

    不!她绝不会让杜家得逞!

    他们毁了她妈妈,毁了她的人生,她绝不会让他们在毁了自己的婚姻!

    “不想走?我可以考虑丧偶!”阴冷,威胁的语气,让林唯一如坠入冰窖,冷的她牙齿都在打颤。

    “不要,厉南风!你好好看着我!”她指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条十公分长的像蜈蚣一样的丑陋疤痕,深可见骨。

    只是简单的撕拉动作,却像是万箭穿心,林唯一都疼得小脸紧皱。

    “两年前……”

    林唯一刚开口,就被厉南风冷声打断:“住嘴!两年前也是你能提的吗?”

    他的语气越发讽刺,“是,你是救了我一命,可我也给了你三年的照顾,娶你照顾你!你如果还想纠缠不清,那我只能怀疑你别有用心!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就像是看见了天底下最脏的东西,厉南风不屑的别开眼,转身就走。

    不要走!不要!

    临唯一被恐惧打倒,从床上爬起来,猛的扑过去,想抱住了他,却摔得浑身酸痛,眼睁睁看着模糊的黑影越走越远。

    她的眼睛已经快撑不住了,她只是想再多看看他,守着他,这也有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