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解毒无方

    楚月离和南宫玦闻言皆是一惊,如果这药是莫皎皎自己这几天做出来的,那么根本就没有解药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你胡说!莫皎皎,你怎么可能会没有准备解药!你怎么可能就这么看着白方睿去死!”

    看着痛苦皱眉的白方睿,此时的楚月离已经有些情绪失控,当即十分慌乱的看着莫皎皎吼道,而莫皎皎看到楚月离这副模样竟是觉得十分可笑。

    “哈哈哈哈,楚月离,绝望吗?这种滋味是不是很不好受?哈哈哈哈,我怎么不会看着他去死?他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殿下了,活着有什么用?既然这样,陪着我去死又怎么了!”

    楚月离闻言正要上前,却被白方睿伸手拦下。

    “月离,不要急,你忘记了吗,我们定下灵契,灵契的作用就是尽量的给另一方争取时间,我一时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去找医仙前辈,说不定就有办法了。”

    楚月离闻言点头,和南宫玦立刻启程,带着白方睿前往药王谷。南宫玦为了以防万一将莫皎皎也带上了,自己如今只有亲眼看着这个女人才能安心,不然的话,说不定她就跑出去又折腾一顿。

    况且,如果要找医仙解毒的话,那么知道制作材料的莫皎皎无疑能起很大的作用。

    只是,南宫玦没有想到的是,楚月离给莫皎皎下的药,竟然会被莫皎皎提前解开了。

    看着已经挣脱绳索的莫皎皎,南宫玦和楚月离等人神色凝重。

    “莫皎皎,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如今你从我们眼前逃跑根本就是不可行的,你忘了吗,你已经没有武功了。”

    南宫玦不知道莫皎皎在如此的情况下依旧要逃跑是为了什么,只是,自己的影卫已经将莫皎皎紧紧包围起来,让莫皎皎没有任何的活路。

    莫皎皎见状却只是淡淡一笑,表情莫测。

    “谁说,我要逃了?”

    “我要先去等着白方睿了,哈哈哈哈哈哈。”

    手中不知道拿着从什么地方抢来的匕首,莫皎皎抬手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一划,血光飞溅,死的十分彻底。

    楚月离皱眉看着地上的尸体,无奈的摇头,只是表示尸体交给南宫玦处理,南宫玦则是吩咐人将尸体烧了,随便找了个地方埋了。

    楚月离对于此事没有任何想法,现在的她,心中想着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去找医仙给白方睿把毒解了,只是,当医仙的手搭上白方睿的脉搏时紧紧皱起不曾松开的眉头,让楚月离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前辈?他怎么样?”

    医仙知道自己若是说实话的话会伤到楚月离,自己是实在心疼这个命途多舛的姑娘,只是,作为一个大夫,自己只能说实话。

    “月离啊,我跟你说实话,白方睿这毒实在是罕见,我竟是从未见过类似的毒,如今制作毒药的莫皎皎已经死了,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楚月离皱眉沉思,“如果是我呢?我会不会知道这种毒药?”

    楚月离知道医仙和鬼医不对付,只是自己如今也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而让楚月离震惊的是,医仙竟然表示如果是医仙的话,他们两个联手,或许能想到办法。

    如今白方睿靠着当初定下的灵契维持着性命,楚月离急忙送信去鬼医谷,将鬼医请了过来。鬼医进了药王谷,竟是很难得的没有对着医仙说什么,直接开始查看白方睿的情况。

    鬼医抬头和鬼医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的神色,楚月离急忙开口。

    “,这药听说是莫皎皎将清澜派的毒药加上了几种毒草研制的,您对清澜派的毒有些研究,有办法吗?”

    “可以试试,那些毒草有吗?”

    “有。”

    南宫玦当时来的时候便是将白马山所有当地独有的毒草都是挖了一些带过来,没想到竟是真的有用。

    鬼医主要研究清澜派的毒药,而医仙则是找出有可能的毒草,二人分工配合,对对方的医术都是没有怀疑。只是忙碌了许多天,依旧只是找到了能暂时压制住毒性的办法。

    “我们已经找到了莫皎皎用的清澜派的毒药和几种毒草,只是我们可以分开解除他们的毒性,对于他们之间形成的影响,却是无能为力。”

    楚月离知道鬼医和医仙已经尽力,心中已经知足。只要白方睿身上的毒性能被暂时压制住,自己就放心了,反正因为灵契的原因白方睿一时没有性命之忧,解毒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

    楚月离思索了几天,觉得一直待在药王谷中打扰医仙实在不好意思,如今对于白方睿最安全的地方依旧是皇宫,便是决定带着白方睿先行回宫。

    “徒儿,是不好。”

    这几天看着楚月离日渐憔悴的面容,鬼医越发的觉得自己又是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徒儿,在楚月离生产的当天竟是不在身边守着,让楚月离受了这么多的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