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什么太子妃?

    砰!

    正值冬春之交,夜来不免寒凉,一声巨响,忽的将这夜晚的美好打破。

    楚月离一惊,绣花针险些刺伤了手指,忙放下花绷起身,望向被猛的踹开的内室门。

    “姐姐?”不消看脸,单听到这润的如水的女音,便可知必是太子那位盛宠的侧妃。

    进了内室,莫皎皎便将小敏往地上猛的一推,横眉立目,望向楚月离,“你当真是好狠的一颗心!我那孩儿方出世不过半月,你竟命你这奴婢将他掐死在了襁褓之中!”

    “什么?”楚月离闻言惊得睁大了眼,慌忙转眸望向小敏,却见她已是遍体鳞伤,满脸是泪,不住的向自己摇头。

    东宫中,太子宠爱莫皎皎这个小师妹谁人不知,但一宫如何容得下二主,这正妃的位置,她莫皎皎早就虎视眈眈。

    强自压下心头震惊,楚月离勉强挽了一个笑望向莫皎皎:“妹妹先息怒,小敏一介奴婢,又向来恭顺安分,想来此事必然是有什么误会。”

    莫皎皎闻言冷笑,俯身扯起小敏的领口强迫她抬头,自个一双眼却望着楚月离:“姐姐说的是,一个下人能与我儿有什么深仇大恨,自然该是安分恭顺。她敢如此动手,必然是受了姐姐你的指使。”

    这便把弑杀太子骨肉的罪名安到了自己身上,就是想让她楚月离永无翻身之日。

    错愕的后退几步,楚月离语气颤抖,“妹妹,这话可胡乱说不得。那是方睿的第一个孩子,我是断断……况且,这件事应该让方睿来定夺,更合适些。”

    “谋害我儿时不知是如何心狠手辣,如今倒装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了?别惦记方睿了,就是他允我来的,姐姐。”

    莫皎皎此行就是借此将楚月离这个有名无实的太子妃拉下水,又如何肯听她分辩,况且有太子撑腰,她根本无需废话。

    放开小敏,莫皎皎的语中蓦然便生了几分狠:“不论是否自愿,终归是这丫头害死了我的骨肉。你们即刻给我将她打死。”

    话毕,转眸望向惊慌失措的楚月离,唇畔勾起一个笑,语气如冰:“也好让她的主子好生瞧瞧,谋害子嗣,是怎样的下场!”

    侍卫得了命令,自然是毫不手软,怜香惜玉什么的,断是不复存在的,他上前对着小敏一阵拳打脚踢,而莫姣姣却仍不满意。

    “你听不明白吗?我说,即刻,打死。”莫姣姣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美丽的面庞扭曲似魔鬼般。

    话刚落,侍卫便一脚踩在了小敏的腿上。

    “咔擦”一声之后,伴随着的,是小敏颤抖着的惨叫。

    小敏原就已遍体鳞伤,如何承受得住,几脚下来便软了身子,鲜红的血液一股股的顺着嘴角流出,呼喊声也渐而低了下去,眼见人便要不行了。

    毕竟是自己的陪嫁,感情匪浅,见此情形楚月离早红了眼睛。

    她慌乱的上前,竟是扑通一声跪在了莫皎皎面前,一双手扯住她的裙角,哀声:“妹妹信我,小敏必然不是杀害你孩儿的真凶,妹妹若是将她打死,怕是真凶当真要逍遥法外了!妹妹三思啊!”

    见楚月离如此惨状,莫皎皎唇角不由浮起一丝得意的笑,旋即又敛容做出一副盛怒姿态来,一脚踹向楚月离心口:“如此维护那贱婢,看来此事果然同你脱不了干系!来人,照太子之意,将她给我关进地牢,容后审问!”

    地牢内。

    楚月离缩在角落,望着淫笑着不断靠近的几个囚犯瑟瑟发抖,眸中不掩惊恐:“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一名囚犯露出个猥琐的笑:“小美人儿,你说我们要干什么?”

    说着还伸出肮脏的手手摸了一把楚月离的脸。

    楚月离惊慌的偏开头,的想向后退却,可身后却已是冰冷的墙壁,凄厉道:“你们要是过来,我就咬舌自尽!”

    那囚犯闻言哈哈大笑,又靠近了楚月离几分:“我们就喜欢性子这么烈的。”

    说着几人狞笑着上前,去扯楚月离的衣襟。楚月离尖叫一声,就地滚向一侧,堪堪躲过了那些恶心的手。

    好不容易脱离虎口,楚月离来不及喘息,胡乱抓起地上干草向几人扔去。

    然这点负隅顽抗,对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来说只不过是增添了几分乐趣罢了。

    脑袋当中一片混沌,待到反应过来,眼中一阵潮湿,大颗的泪花滚落了下来,砸在冰冷的地上,紧紧抱着自己,捂嘴痛哭,压抑着不发出声音来。

    她堂堂楚家嫡女,心念太子多年,风光嫁入,如今落得这种下场,若人生重来,她必定不再会是这种选择!

    心疼的厉害,四下一番打量,眉心一皱便咬牙向一旁的大柱上撞了去,血液瞬间自光洁的额头上流下,煞白的小脸看来竟有些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